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盟文萃 >> 内容

从惩罚到荣耀——“吃墨水”文化内涵的嬗变

发布日期:2018-09-04 浏览次数:  字号:〖

时光一瞬,二十几年过去了,我还能清晰记得小学课文《陈毅吃墨水》的最后一句----“吃点墨水好啊,我肚子里的墨水还太少了呢!”课后思考题则让我们解释为什么陈毅说吃点墨汁好啊。为此,我知道了一种叫借代的修辞手法。但心中也升起了一团疑云,墨汁真的能吃吗?

答案是肯定的,墨汁是能吃的。

关于吃墨汁的历史可以上溯到隋代。《隋书·礼仪志》记载:“正会日,诸郡上计,付纸遣陈事宜,书迹滥劣者,饮墨水一升。”用通俗的话说,给皇帝上折子的郡守大臣若字写得恶差,就会被罚喝墨汁一升。这种方式的“喝墨水”固然是一种惩罚,不难看出国家对书法的重视程度。后又扩大范围,“秀孝考廉良,其有脱误、文理孟浪者,起立席后饮墨水一升。”也就是说,文章写不好、出错误的人也要被罚喝一升墨汁。把这两条规定结合起来看,足见当时朝廷对读书人文章和书法方面的严格要求。

当然,作为惩罚形式的“饮墨汁”肯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换个角度想,“喝一升墨汁”应该不会威胁到生命安全。毕竟书法写的差,文章写得差、作文有错字、漏字现象也不是什么死罪的大事。从罪罚相适应原则考量,一升的量应该是经过刑罚部门反复验证过的安全阈值。

据说唐太宗李世民当初也有应试当官的念头,可当时自己书法不好,生怕被罚喝墨汁而放弃了。因此,他登基后,不仅一纸诏书废除了这项荒唐的规定,而且还虚心向著名书法家虞世南学习书法。

传说的真实性无从考究,但唐代以后没有罚饮墨汁的条文倒是个事实。但是饮墨汁这个概念以其独到的效应令文人镂骨铭心。

《太平广记》里有一则传奇的记载:“陈继达,本武夫,不知书,梦人以墨水升余饮之,遂能识字。”这种神奇的事件讲述了不识字的武夫陈继达梦中被人灌了一升多的墨汁,醒来后就认识字了。这颇似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的虚竹被宗师无崖子瞬间传授了逍遥派内功和武功心法一样。墨汁和知识就这样被传神地比拟在了一起。

宋朝吴子良《林下偶谈》记载:唐代大诗人王勃要作诗文时,每次都要先磨上几升墨汁喝下,然后再盖上被子睡觉,醒来就挥毫泼墨、一气呵成。我不禁惊叹,墨汁绝不是一种美味的饮料,况且古代没有现成的墨汁,也不知道王勃是自磨墨锭,还是请他人代磨,不管怎样,想要磨得几升墨汁,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据载宋代大书法家苏轼和米芾经常相约切磋书艺,每次双方都要带数个书童磨墨,否则墨汁跟不上用的,足见在人工磨墨锭的时代,磨墨可是件体力活。王勃忍受墨汁味道不美,不怕磨墨辛苦,笃信喝墨汁可以激发文思、下笔有神。或可看出,本来带有惩罚性质的“喝墨汁”已经悄然转变为荣耀色彩的事情了。

苏东坡《监试呈诸试官》诗云:“麻衣如再著,墨水真可饮。”意思是说应考的举子若想讲文章写的再好一些,真的是要喝墨水了。此处的喝墨汁无疑是一种诗性的表达,墨汁以作为知识的代名词。读书多、知识富就说成喝墨水多,反之,不学无术的人也就被戏谑为“胸无点墨”了。黄庭坚有诗云:“睥睨纨绔儿,可饮三斗墨。”按一斗等于十升算,无疑是要将胸无点墨的纨绔儿往死里灌墨的节奏啊。

古代学子志于举业者,整日青灯黄卷,浴墨海,耕砚田,朝夕与笔墨为伴,喜以墨客自居。用墨汁借代知识,恰是一个自然贴切的比拟。“平时不读书,急来饮墨汁。”“书画碑版捆载来,顿使枯肠饮墨汁。”古代诗文中关于“饮墨汁”的记载不胜枚举。现在我们在闲谈或作文时,也经常形容一个人有知识谓肚子里墨汁多,管出国留过学的叫喝过洋墨水的。

饮墨汁的隐喻,诙谐又幽默。在诗文中“饮墨汁”,可能更多的是一种文样的表达。读书人与墨汁的亲切程度远非于此,事实上,还真的有一种用墨汁烹制的食物,那就是----“墨汁肉”。清代盐商童岳荐《北砚食单》中就有用松烟香墨汁、酱油、黄酒为辅料煨制作“墨汁肉”的详细记载。我想除了吃完后嘴巴上有些不雅外,重要的一点是控制好墨汁的用量,以吃起来不至于反胃为上限。

有趣的是,除了可食用外,还有饮墨汁可治病的传言。汪绎《病中张研斋惠人葠赋谢》云:“当暑病忽作,支离缀余息。气短怯语言,良夜损眠食。不尽一寸丹,徒饮一斗墨。横流贯双鼻,微声发左肋。”汪诗自注“古方饮墨汁可止血,殊未然也。吐后,左肋间血如蝉。”如此看来,饮墨汁可以止血治病的传言当非属实,反而使其病情加重。不过我要说,即便墨汁是治病的灵丹妙药,汪先生饮了一斗的量,也只怕是虚不受补啊。

还是清代篆刻理论家周亮工比较理性,认为饮墨汁起到延年益寿之功效。他和朋友李实探讨道:“精墨乃松液所成,又经化炼轻升,滓浊尽去,如膏如露,濡毫之余,间用吮吸灵奇之气,透入窍穴,久久自然变易骨节,澄炼神明,谓之墨仙,非虚语也。世谓耽书画者必寿,此理也耶。”周亮工认为墨汁固然可食,但需在挥毫泼墨、舞翰弄文过程中间或濡毫吮吸,是文思泉涌、下笔如注时的优雅之举,岂是不分青皂、轻信愚昧的痛饮之举。墨汁可食,在周亮工这里得到了正解。

至此,必须要指出的是,古代的墨汁是由墨锭加水磨出来的,墨锭,多数是用松枝和油为原料,经过燃烧或热分解成炭烟,辅以动植物的胶和天然中药熬制而成,少量食用无碍健康。现在我们使用瓶装墨汁,其炭烟多来自工业油烟,再掺入化学胶水、稳定剂和芳香剂,这些物质皆有很大毒性,切不可食用。

 

 

 

附:

杨东建,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硕士,现供职于常州市文学艺术研究院,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15995042976

邮编:213000

地址:常州市钟楼区荷花池街道大观路10号文艺大厦503

常州民盟 版权所有 2010-2019
地址:常州市行政中心3号楼A座3楼 邮编:213022 邮箱:jsczmm@163.com